首页 > 指导性案例

雷某与陇川县交通运输局、德宏公路管理总局、陇川公路路政管理大队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案

2018-04-28 09:43:15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陇川县(2016)云3124民初122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
3.当事人
原告(上诉人):雷某
被告(被上诉人):陇川县交通运输、德宏公路管理局、陇川公路路政管理大队
【基本案情】
2010年4月14日晚21时30分许,雷勇驾驶云NL3161普通二轮摩托由陇把向丙印方向行驶,行至K91+200米处,发生摩托侧翻,雷勇倒地滑出后撞到右侧加宽路面路肩旁沟槽内一块石头而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路段雷勇行驶方向路面左侧堆放有石头一堆,该石堆在全宽3.98米的道路上占道1.08米,余2.9米有效通行路面。事发时该路段正在施工,雷勇倒地滑出后撞到的石头位于路肩旁沟槽内,该沟槽在施工期间非有效通行路面。另据交警部门现场勘查,路面堆放石头没有被压到或撞到后的分散痕迹,雷勇所驾驶摩托本身亦无外物撞击痕迹。摩托驾驶人雷勇事发当晚未戴安全头盔。
【案件焦点】
原告所受损害是否应由三被告赔偿
【法院裁判要旨】
在审理案件中,查明路面堆放石头仅占道1.08米,尚余2.9米可通行,且该石堆位于原告行驶方向路面左侧,根据我国机动车辆右侧通行的规定,在遵守交通规则和谨慎驾驶的前提下,该石堆并不会对原告的摩托通行造成阻碍。原告主张因压到前述石堆翻车致损,但经勘查该石堆并无被压到或撞到的痕迹,摩托本身亦无外物撞击痕迹。原告所受损害系摩托倒地,后原告滑出撞到沟槽内一块石头所致。原告滑出与沟槽内石头的结合具有偶然性,不具有必然联系。原生效法律文书亦已确认:原告受损与路面堆放石头无因果关系。现原告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起诉,本案并不存在该条所列情形,在适用归责原则之前,仍应首先满足行为与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一要件。该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道路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由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同理,适用该条仍然应当满足存在维护、管理瑕疵,且该瑕疵致人损害这一前提。本案原告的致损原因等均已为生效法律文书确认即原告自身操作不当所致,与施工单位在事发地点未设置警示标志及路面堆放石头等均无因果关系。原告在诉请施工单位赔偿无果后又以“管理部门”未尽到管理职责为由再次起诉,但其仍未提供证据证明自身所受损害系维护、管理瑕疵所致。另,本案事故路段并不由被告德宏公路管理总段及陇川公路路政管理大队负责管理养护。原告诉请由三被告赔偿其损失的请求无法律和事实依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雷某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5517.4元,由雷某承担。雷某因不服陇川县人民法院(2016)云3124民初122号民事判决,向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于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为由,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如何认定三被告能否证明自己没有过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的,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八十九条:“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九十一条:“在公共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的,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下落情形,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一)道路、桥梁、隧道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二)堆放物品滚落、滑落或者堆放物倒塌致人损害的;(三)树木倾倒、折断或者果实坠落致人损害的。”《云南省公路路政管理条例》第三条“公路路政管理实行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原则。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公路路政管理工作的领导。省交通行政主管部门主管全省公路路政管理工作;省及其设在地(州、市)县的公路路政管理机构负责辖区内国道、省道的公路路政管理工作;各地(州、市)、县交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辖区内县道、乡道的公路路政管理工作。”
具体到本案件中,原告雷某主张三被告作为事故道路的管理者和养护者,未能履行管理职能,在施工期间未能及时督促施工单位设置警示标志,对施工后遗留在沟渠中的石块未及时清理,未尽到警示、清障、防护义务,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故应承担赔偿责任。在庭审过程中,被告陇川县交通运输局是施工路段的管理者,但其提交相应的证据证实了其已经尽到了相应的管理职责;被告德宏公路局提交相应的证据,证实了本案事故路段并不属于其负责管理、养护。另查明被告陇川公路路政管理大队不是本案涉案线路的管理者。综上,原告的诉求未能得到支持。